闫世力:信仰与和平,我自素履以往

来源:牡丹晚报    作者:胡云华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26     评论数:     参与数:

乱世,铁与血覆盖着祖国山河,侵略者的铁蹄肆意践踏着中华大地,刀枪入库总无望,铸剑为犁不可期,“室家无离旷之思,千岁无战斗之患”的愿望也成了奢望。红色革命的枪声传遍九州时,无数勇士从绝望中出走,信仰与和平,这一生的热切与盼望,勇士们自是心之所向、素履以往。7月24日,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赶赴定陶区养老服务中心,聆听闫世力老人讲述了其记忆中的革命岁月。

顽童入伍,追随点燃生命的星火

7月24日下午,94岁的闫世力提前结束午休,起身整理好床铺,又在盥洗室洗了洗脸,便坐在木椅上,等着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的到来,蓝色衣襟被水打湿变成了深蓝色,他也无暇替换。

15时许,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随护工找到了闫世力的房间。推开门时,午后的阳光正从老人背后的窗口倾斜着挤进来,他努力站起身,疾走两步,热情地与记者握手,说道:“院长说你们在采访老党员,有意义啊!现在的小孩子没见过战争,至少该听听当年的故事!”

1925年,闫世力出生于定陶区半堤镇,整个童年时期,倒映在他眼里的景象都是贫穷、饥荒、战乱,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一出生就要陷入这样的绝境。“小时候,我听村里人偷偷讨论着八路军,就觉得,这可能是自己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儿童团当时在村里还没有广泛组建,我就一直在等八路军经过。”老人聊起当年时,上身前倾,双手伏膝,黝黑的肤色为他平添了一份庄重。

老二团整编组建那年,闫世力15岁,他独自跑到军队驻扎的营部,对副营长软磨硬泡。“首长们拿我没办法,后勤主任闫友让做了我的介绍人,最后大家同意带上我!”想起当时的情景,闫世力笑得有些顽皮,就连皱纹里都藏着一丝狡黠的童趣。

队伍经过山东边境时,闫世力所在的部队联合游击队,攻打占据当地的日军。闫世力记得,从清晨到日落,战火燃烧了整整一天,爬云梯攻城的战友一批批被击落,又有别的战友无所畏惧地顶上去,而他因为年幼、矮小瘦弱,被前辈们护在后方,只能趴在工事里趁机对敌人开枪。

战斗在天黑时终于取得了胜利,虽俘虏日军百余人,但我方战士也牺牲了八成。清点幸存战力时,闫世力发现,有几个他曾眼熟的大哥没能回来,这让年少的他最直接地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也对八路军部队的英勇无畏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微信图片_20190725155807.jpg

战士回家,被迫身陷国民党军营

1941年,闫世力所在的部队路过平顶山,不料被日军、汉奸和土匪联合围困。“敌人甚至试图驱赶老百姓来攻打我们,老百姓哪里肯做!”闫世力回忆道,当时他们被困了3天3夜,因缺少粮食和食盐,战士们只能喝小米粥充饥。“粥里的小米粒儿也少,但没有一个人被饿死!”闫世力严肃地说。

第三天入夜,上级下令,丢弃所有物资,只带枪弹轻装突围。闫世力跟战友们一起,趁着夜色,在枪林弹雨里突出重围。死里逃生后,15岁的闫世力望着头顶的星空,觉得未来充满了希望。

可是,突围部队需要补充军需,上级下令连夜前进。闫世力至今都记得,营长弯下腰摸摸他的脑袋,为他擦了擦脸上的灰,然后说:“小孩儿,你走吧。”

闫世力心里顿时慌乱,他皱着鼻子,眼睛盯着营长,语气焦灼又倔强:“走,去哪儿?我不怕打仗!我不走!”

“回家吧。急行军,一夜要前进百十里地,你真的跟不上。”听到营长这句话,在战斗中都不曾掉过眼泪的少年哭了,他觉得,自己到底还是给部队添了麻烦,不禁既委屈又自责。

就这样,闫世力服从安排,被一名战士护送着回了家。不久后,号称“联合抗日”的国民党军队开始进村抓壮丁。因听闻闫世力做过八路军,对方竟直接闯进其家里,蛮横地要求他做国民党的士兵。闫世力的母亲见状,慌忙俯身弓背哀求闯入者,却被一把推开。

“我当然不肯!但他们还是把我抓走了,带到了国民党军队当时驻扎的曹县,让我学习他们的章程,也训练打靶、刺刀。”在国民党军营里的每一天,闫世力都数着日子,提醒自己永远都是八路军战士,永远不能改投别处。

他记得很清楚,两年零九个月后,该驻地军营的团长弃兵逃跑,留下军营里的他们自生自灭。“几天后,我们被白崇禧的下属部队收编了。”闫世力说,被收编的士兵们不愿继续留在会弃兵逃跑的部队里,纷纷考虑投奔新四军。

在与新四军方面取得联系后,闫世力所在的连队趁夜摸出军营,在连长的带领下,朝着新四军的驻扎地狂奔。

“后来见到新四军的首长,他说,你们可以选择回家或留下,不强迫。”闫世力回忆道,被国民党军队抓走后,自己一直没能给家里的母亲捎信报平安,他想回家看看,便与大家一起选择了回家。

热血难凉,甘愿为党冲锋陷阵

“没想到,我被抓走的这几年,乡亲们都以为我死了,母亲为我哭瞎了双眼。”说出这句话时,闫世力把身体往后缩了缩,轻轻叹了口气,侧脸埋进阳光的阴影里。

此后,闫世力开始悉心照料母亲。但1942年的中国,侵略者还在,杀戮还在,贫穷和欺压还在,血气方刚的青年人,怎能甘心停下革命的脚步?

幸好,母亲懂自己的儿子。15岁的闫世力追随八路军部队远走他乡的那一年,母亲没有在他面前哭;18岁的闫世力想继续追随共产党闹革命的这一年,母亲仍然没有阻拦。

她听说儿子加入了民兵团,儿子跟队友们一起打地主,儿子为乡亲们分田地……来自乡邻的这些转述,令眼盲的老母亲满心骄傲。

解放战争时期,闫世力加入了区里的联防队,与大家一起扛枪巡逻、对抗汉奸、保卫家乡,因有战斗经验且表现积极,闫世力被选为副队长。1949年7月,闫世力终于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他想,年轻的自己还能为党和国家奉献更多。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需要再次补充兵力,一直关注此事的闫世力又一次跑去报了名。这一次,他终于通过审核,随部队开拔奔赴朝鲜。“途中,我们收到命令,因朝美和平谈判,部队停止前进,所以没过鸭绿江。”闫世力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

回乡后,闫世力被分配到河南省看守劳改犯,在那里度过两年,随后退伍回家务农。如今,94岁的闫世力住在养老中心,6个子女时常前来看望。与其他老人一起下棋聊天时,闫世力常想起十几岁时的自己,也为当年的困惑找到了答案,他想告诉那个瘦弱的小男孩儿,既然不幸生于乱世,自然是要跟着共产党,打拼出一个和平富足的新中国。


责任编辑:大琪

首页 | 新闻 | 县区 | 自媒体 | 游菏泽 | 汽车 | 房产 | 读报 | 生活 | 图片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牡丹晚报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12531号-3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