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革命老人张景宪一诺九年 为无名烈士找“家”

来源:牡丹晚报    作者:赵德高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4-07     评论数:     参与数:

     4月4日,央视七套播发了菏泽开发区佃户屯办事处张合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景宪连续多年为无名烈士寻家事迹,这已经是中央电视台第二次对张景宪进行报道了。

     张景宪与长眠在烈士陵园内的这些无名烈士有什么渊源?为什么帮他们寻亲?在寻亲道路上遇到哪些挫折?今后的寻亲路又该如何走下去?4月6日,带着这些疑问,牡丹晚报记者与张景宪进行了交流。

清明节前,烈士战 魏元吉前来祭奠战友。 通讯员  吉文选 摄.jpg

烈士生前老战友来菏祭奠  


     菏泽市开发区佃户屯办事处张合庄社区西北角烈士陵园内,排列整齐的“无名烈士”碑掩映在松柏之下,清明节期间祭奠烈士的鲜花还摆放在墓碑前,一面写有“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红色条幅让整个烈士陵园显得更加肃穆。

   “今年帮无名烈士寻亲得到了不错的成绩,昨天还接到一个来自滨州的电话,自称是陵园中一位烈士的儿子,近期我们准备和他要见个面、了解一下。”4月6日,菏泽市开发区佃户屯办事处张合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景宪告诉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春节以来,他已经找到了5位烈士的家人,其中一位记录在烈士名单中的战士竟然还活在人世。

    张景宪帮无名烈士找家时,会将了解到的烈士姓名、家庭住址以信件的形式先打探一下。不过,在信封上他会写上这样的一段说明,“收件人已经牺牲,希望邮递员能将信送到该村,并向80岁以上老人打听询问”等字样,后面还会留下张景宪的电话号码。

    春节后,张景宪的第910封信是写给滨州市阳信县烈士魏元吉的,让他吃惊的是,竟得到了魏元吉还活在人世的消息。3月18日,张景宪赶到滨州阳信县见到了95岁的魏元吉老人。

    原来,魏元吉在1947年解放菏泽的那场战役中受了重伤,被送去了后方战地医院接受治疗。由于他的名字不在当时的花名册中,在战后部队清点时就被认定成了牺牲,成了一名 “烈士”。

    清明节前夕,魏元吉在家人的陪伴下专程从滨州阳信县老家赶到菏泽,在埋葬战友的烈士陵园内激动不已。“老战友呀,找了几十年,今天才找到你们啊。多少年了,我的心愿实现了。你们好好地安息吧。”魏元吉老人说这话时,现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张景宪在烈士生前部队查找资料。  通讯员 吉文选 摄.jpg 

退伍老兵九年前默默许下承诺  


     张景宪坚持9年为无名烈士寻亲找家,有很多人对此并不理解。面对他们的质疑,张景宪给出了答案:承诺。

     张景宪是一名退伍军人。1985年8月3日,他当时所服役部队炮兵团二营全体官兵从山东省肥城乘坐火车到云南老山前线。张景宪作为炮团二营四连报话班班长,战斗中,曾眼看着两名战士在自己面前倒下。

     五年的军旅生涯,给他的人生底色铺上了浓浓的橄榄绿。2007年,张景宪当选为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看到村西头一片坟茔,他常常会注视很长时间。“作为曾经参加过战争的老兵,心里始终对军人有一种情结,虽然这里掩埋的不是自己的战友,可面对这些无名烈士,心里还是隐隐作痛。”张景宪说,这136名无名烈士家在哪里、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他当时就觉得有责任和义务为他们找到家,让其家人知道他们牺牲在菏泽。

烈士花名册.jpg

70年前的战斗,留下了136名烈士  


    菏泽市开发区佃户屯办事处张合庄社区为什么会埋着136名烈士呢?

    采访中,牡丹晚报全媒体记者了解到,1947年6月,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国民党军队由全面进攻被迫改为重点进攻陕北和山东。同年12月28日晚,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由定陶一线向菏泽城奔袭,受到敌人密集火力压制,136位战士倒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之下。

  张合庄作为当时临时战地医院,受伤的战士被送到这里。已经去世的王书义是整个事件的见证者,他曾多次说过,有的轻伤员包扎一下,就被抬到后方去了;重伤员不幸身亡的,则就地掩埋在张和庄西北角老赵王河河沿上。此后,都立了墓碑,上面有战士的姓名、籍贯,只是被后来反扑回来的敌军毁掉了。

    埋葬烈士的这片坟地最初围了一圈土墙,直到2010年,在佃户屯办事处的支持下,张和庄社区将烈士土坟改造成水泥坟墓。2011年,菏泽市民政部门对烈士陵园又进行了升级改造。

张景宪在无名烈士碑前。  通讯员  吉文选 摄.jpg  

寻亲路上有失落也有惊喜

  

    帮助无名烈士寻亲找家,看似一件容易的小事却让张景宪没少费劲。

   “这些烈士生前部队的番号叫什么?他们是参加那场战役牺牲的……”张景宪说,摆在面前的这些问题刚开始让他根本无从下手。

    张景宪打算以寻找烈士生前部队为突破口,先后到济南荣军医院、北京军事博物馆等地查找资料,又到牡丹区史志办寻找资料。经过一番努力,张景宪得知136名无名烈士生前都属于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23师,也就是现在的陆军某集团军某旅。后来在部队的军史馆,张景宪看到了当年战役的资料,并看到了烈士花名册。

  “烈士名册后虽然记录了姓名和家庭住址,随着时代的变迁,很多以前的村庄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张景宪说,战争过去70年了,当时牺牲的战士有很多没有结婚,因此想打听他们的名字必须询问村里80岁以上的老人。

    虽然帮烈士寻亲路上遇到了不少挫折,但也有很多感动。“临沂蒙阴县一位邮递员收到信后,经过几天的打听,终于找到了第一位烈士公建厚的侄子公德营。家住新泰市的徐衍墩烈士,他的嫂子说,兄弟参军时自己还没有嫁过来,因为个头比较矮,与徐衍墩一起参军的两个年轻人都是骑着马,而他却骑个骡子,惹很多人笑。”张景宪回忆说。


“为烈士找家,我会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 


    张景宪与无名烈士生前部队取得联系后,手里多了一本烈士花名册,每找到一位烈士的家人,他都会在上面做一个记号。 

    经过几年的努力,目前张景宪掌握了57位有名有姓有家庭住址的烈士,因为烈士所在村庄发生了变化,他亲自上门拜访过的只有15位烈士的家人。

   今年清明节,烈士生前的部队代表、三位烈士的后人和一位烈士的战友都专程来到菏泽为烈士扫墓,这增强了张景宪继续为无名烈士寻亲找家的信心。“我会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为烈士找家,让英魂早归故里。”张景宪说。

责任编辑:牛慧娟

首页 | 新闻 | 县区 | 自媒体 | 游菏泽 | 汽车 | 房产 | 读报 | 生活 | 图片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牡丹晚报 版权所有 鲁ICP备09012531号-3

电脑版 | 移动版